我找到了北

    发布日期:2017-11-06 信息来源:政协常德市委员会 字体:[ ]

    市政协办公室副主任 夏孝涛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听说过“找不到北”这么一句俗语,大致意思就是形容一个人想问题、办事情糊里糊涂,最起码的方法都没有掌握,带有挖苦、讽刺的意味。但这句俗语也让我认为世界上肯定有一个真实存在的“北”,从那时候起,我暗下决心,这辈子我一定要找到真正的“北”。参加工作以后,找到“北”的这种想法愈加强烈,但10多年过去了,自己早已过了而立之年,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未能成行,难免有些遗憾。

    2013年10月,在处理完手中的事情之后,我和3位友人一起踏上了寻“北”之旅,来了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我们一行4人先后来到海拉尔和满归,然后乘车前往中国最北端漠河县。我们早上八点从满归出发,小车行驶在高低不平的冻土公路上,在大兴安岭的腹地缓慢穿行,公路两旁白色的白桦树干映衬着金黄色的树叶,仿佛置身于一片金色的海洋。一路上温暖的阳光倾洒在白桦树林里,云雾缭绕,冉冉升腾,让整个大兴安岭显得分外妖娆。经过4个多小时的颠簸,在中午1点钟左右,我们终于来到了漠河,这让我感到非常兴奋,多年的夙愿就要实现了。在漠河县城,我们草草装点了一下肚皮,就迫不及待地前往慕名已久的北极村。约莫半个小时后,一座古色古香的木刻楞大门映入眼帘,中国最北的边陲古镇——北极村就在我们脚前,此时突然有种武陵渔人终于寻得桃花源的欣喜之情。神秘遥远著称的边陲古镇,虽然已是深秋时节,但山路两旁的松林依然翠绿,偶有黄色枝叶点缀,又衬着雪白挺直的白桦,看得人一阵清爽。

    进村之后,在当地导游的带领下,沿着小街前行,不过十分钟的路程,我们来到江边广场,广场的北边矗立着“神洲北极”大石碑,石碑身后,碧绿的黑龙江水缓缓地在山下静静流淌,似乎能将天地荡涤殆净。站在烟波浩淼的黑龙江边,对面俄罗斯秀美的山川清晰可见。远离都市的尘嚣,身处中国的北陲,手捧清甜的江水,眼望对岸的江山,是何等的美景,是何等的自在,人生如此,意欲何求?

    正当我沉浸在这美景之中时,导游告诉我们这还不是中国的最北点。于是,我们沿着西北方向继续前行。经过一排排木质的农舍,走过一块块已经收割的田地,二十分钟后,一个“最北点”的指示木牌出现在眼前。这是通往丛林深处的一条木板路,由木吊桥、木板路组成,蜿蜒曲折,木板路的两边,有小松鼠时不时的穿梭而过,似乎在以它们独特的方式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一路上我们发现了无数的“北”字,有的写在树上、有的刻在石中;有颜体、有柳体;有王羲之所书,也有唐太宗所书,从古至今,几乎包揽了所有能找到的名家所书的“北”字。沿着形态各异的“北”字,我们终于走到了我国最北端的广场——北望垭口。一块巨大的岩石直立在广场的边缘,岩石上面镌刻着五个刚劲有力的红色大字“我找到北了”。我们都深深的舒了一口气,终于不虚此行,尤其是随行的三位友人忍不住惊叫了起来,像年轻人一样激情相拥,纷纷跑到岩石边拍照留影。脚踩中国的最北点,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这就是三十多年来我一直梦想找到的地方,内心的喜悦只有用吼叫声来表达了。所以,我也像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痛痛快快地放纵了一把,站在岩石旁边,举起双手,仰天高呼:我终于找到北了。这是沉寂了三十多年的吼声,这也是一种久旱逢甘雨的充分释放。虽然有点失态,但此时此刻我找不到比这更好的表达方式了。

    太阳渐渐西斜,北极村深秋的黄昏已让人感到十分寒冷,特别是一阵微风吹来,凉飕飕的,寒气逼人,我们只好依依不舍地沿原路返回。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坐上了漠河飞哈尔滨的航班,踏上了回家的旅程。坐在飞机上,鸟瞰大兴安岭,鸟瞰漠河机场,我忽然有了一种淡淡的感伤。再见了漠河!再见了北极村!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