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千年看城头山

    发布日期:2017-11-06 信息来源:政协常德市委员会 字体:[ ]

    市政协办公室政工科科员 王  琳

    北部滚滚长江东逝,西侧武陵山脉陡峻蜿蜒,东边洞庭湖烟波浩渺,长镜头越拉越近,最后定格在澧阳平原腹地的一个小山岗。先祖、城池和文明,我怀揣着这一串人类早期文化的珍贵密码,拨开6000余年历史的重重迷雾,一步一步走进城头山。

    湖畔和河边以生活资源丰富多样的独特优势,使人类完成了从狩猎到农耕、从散居到群居的关键进展。可以想象,当先祖来到这片神奇土地的一瞬间,是如此的豁然开朗,他们看到了河流,看到了生生息息的万物,更仿佛看到了世界的色彩。先民们逐澧水而居,选择了在这里繁衍生息,并筑城防护,抵御入侵。拜谒6500年前先祖居住的这座古城,除了崇敬的心情,别无其他。在这里,6000多年前的古城里,有了完善的工事防备体系,城头山找不到一根钢筋,一块砖石,50米宽的护城河环绕、1100多米长的城墙拱卫,散落的黄土就这样在先祖智慧的手中变为固若金汤的城墙。在这里,6000多年前的古城里,有着完善的城市规划,生活区、耕作区、生活垃圾处理区、祭祀区、墓葬区均严格分开。城里有宽阔的城中大道,密集而重叠的公共墓葬,完善的排水系统等。在这里,6000多年前的古城里,有了带走廊的“四室一厅”,一处400平方米的院落中,土墙木构的房屋宽敞明亮,高出地面2米多的墙壁上门窗布局合理,居室与客厅相连又用物隔开,家中会客厅和族人会商的议事厅在规模、朝向上也有所不同。沉寂于地下6000多年的古城,用最从容的姿态向我们展示了远古人类文明的绚丽。

    陶渊明的《桃花源记》以艺术的魅力激起了我们千百年来对理想社会和美好山水的不断追求,悠然、从容,宁静、和谐,的确令人心生向往。6000多年前,当莽莽的原始森林还笼罩着死亡气息,当荒蛮之地还离文明甚远,“稻浪,花香,芦苇荡;民居,社庙,陶作坊;捕鱼,狩猎,荡舟楫;入土,祭祀,拜太阳”却成为城头山城内的日常生活影像。卸去尘世的焦躁,从东城阅读到西城,从护城河看到古稻田,从祭坛到祭祀坑再到殉葬品,一地秋风,我恍若踏入了时光隧道,时间不断后退,史前不断逼近,心中不断堆积景仰与好奇。我踏着当年的道路进入城内,远古文化的和谐与静谧包围着你。古城内一座用黄色纯净土筑造的祭坛上,巫师手舞足蹈,念念有词。四周跪满人群,大家手中拿着牛骨猪腿,时而举过头顶,时而放在胸前。突然间,烈火冲天,烟尘四起,万众长啸,人神共舞……幻想中,我一跃而起,随便跳上某驾牛车、某叶扁舟,晶亮的阳光瀑布般洒下。那片被风吹过的稻浪,让我在心里思索起人类、自然、文明这样一些不常光顾的主题。那片静谧发芽的草地,让我思绪放空,什么也不想想,只想让自己就这样静静地待在一个文明的源头上。

    读罢韩少功先生的《城头山赋》,其中一句印象深刻,“遥应埃及、玛雅、巴比伦,共北纬神奇昌荣之度。近通高庙、大溪、屈家岭,昭南国灿烂文明之源”。打开城头山,就意味着历史记录的刷新。6000多年历史的古老城址,6500年前养育华夏先民最古老的稻田,6000多年前人类最早最完整的祭坛……太多的中国及世界之“最”,令足下这方土地神圣而凝重。两次入选“中国20世纪100项考古新发现”,其发掘成果被载入北京中华世纪坛青铜甬道上,写进了大学和中学的历史教科书。古稻田的发现,使“中国是栽培水稻田原产国”的地位,以考古实物得以充分论证,打破了中国水稻由其他国家“进口”的定论。这一系列重要的历史定论,令文化的传承与保护任重而道远。一段历史的追寻,一个文明的坐标,这些,还需我们后辈放眼未来,肩负使命,乾旋坤定而先人远,披肝沥胆而故园兴……

    那环城壕、那护城河、那祭坛,那古稻田、那陶遗址,让我感到我们先祖的灵魂正在春风里安详地歇息。那油菜花,那秧苗,那稻穗千重浪,这片孕育了古老文明的平原,依旧肥沃,生机盎然、滋养生灵。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