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挥社会界别作用 推进政协协商民主

    发布日期:2017-08-14 信息来源:政协常德市委员会 字体:[ ]


    蔡胜猛

     

    【内容摘要】政协是由界别组成的统一战线重要工作机构,界别是政协产生、存在和发展的社会基础,是政协区别于其它政治组织最显著的特色,是人民政协性质的集中体现,是政协发挥作用的有效载体。因此,如何充分调动各界别参政议政的积极性,探索发挥界别协商作用的方法和途径,是新时期新阶段加强和改进政协工作的一个重要课题。

    【关键词】人民政协  界别作用  协商民主

     

    从1980年代起,“界别”一词开始在中央文件中使用,2004年正式出现在《政协章程(修正案)》中。《政协章程》第二十条规定: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由中国共产党、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人民团体、各少数民族和各界的代表,香港特别行政区同胞、澳门特别行政区同胞、台湾同胞和归国侨胞的代表以及特别邀请的人士组成,设若干界别,全国政协共设34个界别,分为党派、人民团体、社会各界和特邀人士四大类。界别协商就是以界别为单位组织政协委员开展的各类协商建言、协调关系的履职活动。2012年,党的十八大报告首次提出“界别协商”概念,并将其作为人民政协协商民主四种主要形式之一,进一步明确了界别工作的新要求,十八届三中全会首次将界别工作纳入协商民主总体布局,作为人民政协发挥协商民主重要渠道作用的实现方式之一。

    一、发挥界别协商作用的重要意义

    1.发挥界别协商作用是实现公民参与政治协商的重要渠道。界别是政协组织形成的天然基础,是社会各阶层、各群体有序政治参与的重要依托,对于充分发挥人民政协作为协商民主重要渠道作用、推进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在人民政协中,各界别通过广泛和充分的协商讨论,反映和维护各自群体的利益,这种开放性、协商型的独特制度,既能把社会各阶层引导到社会主义发展事业上来,又能使各社会阶层都有表达自己利益诉求的合法渠道,实现最大限度的兼容性,有利于社会各阶层达成整体共识,促进社会和谐,推动公共决策的科学化、民主化。

    2.发挥界别协商作用是推进政协履职能力建设的客观要求。作为人民政协履行职能的基本单元和组织载体,界别具有广泛代表性和巨大包容性。来自各界别的委员是所在界别的精英人士,专业知识较强,熟悉界别情况,能合理反映界别诉求。做好界别协商工作,依靠界别力量、荟萃界别智慧、激发界别潜力,有利于进一步拓宽政协履行职能的途径,丰富政协开展活动的方式,从整体上提高人民政协履行职能的水平,促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营造政治清明、制度健全、社会稳定的政治局面。

    3.发挥界别协商作用是巩固人民民主基层基础的有效方式。《中共中央关于加强人民政协工作的意见》要求,通过界别渠道密切联系群众,努力协调关系、化解矛盾、理顺情绪、增进社会各阶层和不同利益群体的和谐。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人民政协成立6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协商民主是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中独特的、独有的、独到的民主形式,是党的群众路线在政治领域的重要体现。要坚持遇事多商量、有事好商量,努力找到全社会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约数。政协各界别委员来自社会各个方面,与人民群众联系紧密,发出的声音可以代表民意民心。因此,加强界别协商工作是人民政协巩固群众基础、发展协商民主的有效方式。

    二、当前界别工作存在的突出问题

    1.界别设置不合理,亟待进一步完善。一方面是界别设置不够全面,未能对现有社会阶层实现“全覆盖”。一些在经济社会发展中起重要作用的新社会阶层,如律师、法官、检察官、公证员等法律职业群体,政协没有设置相应的界别;再如会计、审计、房产等中介及其他社会团体也不少,大量的民间组织不断涌现,但这方面的人士在政协也没有设置界别。另一方面是界别设置不尽合理。界别划分界线不清,出现交叉、重叠等现象。如科协和科技界、共青团和青联界、工商联与经济界等,都存在此类问题。另外,在很多地方政协,党政部门领导担任特别邀请人士界别委员,界别成分不够单纯。

    2.界别意识不强,组织化程度低。一方面政协委员虽由界别推选产生,但许多政协委员对所代表的界别的工作了解不透,提交的提案或反映的社情民意内容不一定代表所在界别的工作。有些界别委员参与协商议政所代表的往往是个人或所在小组或专委会,代表界别的“角色”意识不强。另一方面政协组织对自身的常委会、主席会议、专委会和党派代表、骨干委员非常重视,政协协商活动也基本上以常委成员、党派代表、少数骨干委员为主,对界别代表重视还不够,很少组织政协委员以“界别”的角色参加协商活动。另外,界别小组组织松散,很少以“界别”的名义开展协商、调研等活动,也很少以界别的名义提交提案或反映社情民意,即使有以界别名义提交的提案或反映的社情民意,往往也只是个别委员的个人成果,真正在界别内协商形成的成果较少。

    3.界别协商机制不健全,协商成果难转化。相对于人民政协整体工作的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建设,界别工作的“三化”明显滞后于新形势下履行职能的要求。界别协商一般要经历选定议题、组织实施、形成成果及跟踪反馈等阶段,需要较长的时间来完成,是一项涉及面较广的系统工作,同时,界别协商需要在规范的制度安排下,由一个相对固定的组织去落实,去保障,才能有序有度,取得实效。但到目前为止,尚没有形成一套具有操作性的界别协商工作机制制度。而且,在开展界别协商的过程中,存在形式化现象,重过程、轻结果的情况依然存在。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界别协商作为一种协商方式,协商成果的转化运用缺乏刚性的制度保障,如果没有党委、政府的重视和支持,很多协商成果成为“一纸空谈”,无法落实落地。

    三、加强界别工作的对策建议

    1.合理调整界别设置。当前,我国经济和社会结构发生了深刻变化,社会经济成分、组织形式、就业方式、利益关系和分配方式日益多样化,产生了许多新的社会阶层。因此要因时制宜,合理调整界别设置,使界别设置与形势发展需要协调一致,主要是要“一增一调一对应”:一是要增设界别。可根据当前社会发展过程中出现的新阶层,合理设立新界别,如把由新经济组织、新社会组织、中介组织中的代表人士组成一个界别,设立“新社会阶层界”;二是要调整界别。对于界别划分不清的情况,要进一步明晰界别界线,予以适当调整,如为充分发挥民营经济的积极作用,体现其代表性,可将民营经济中的代表人士从经济界中分离出来,设立“民营经济界”,更加精准地发挥民营经济界别的作用。三是要上下界别对应。为避免调整和完善界别设置过程中各地政协“各自为政”、“上下脱节”的情况,建议全国政协统筹界别设置,使各级、各地政协的界别设置基本对应,以便理顺上下指导关系。

    2.完善界别工作机制。一是要强化界别意识。要完善界别组成机制,赋予界别更多职能,突出界别的协商主体地位。要鼓励委员加强与所代表的群众的联系沟通,将他们的呼声和意见尽可能充分准确地反映出来,积极推动界别协商成果转化落地,从而促进委员的界别意识更加强化、界别活动更具特点。二是要强化工作保障。要健全工作机构。明确委员联络机构职责,专门负责界别活动组织、委员培训以及管理考核等工作。要配强工作力量。根据本地区的实际情况,合理安排政协界别联络工作人员的编制,进一步完善工作架构,同时,注重加强联络员的培训工作,提升工作水平。要保障工作经费。将界别活动经费纳入政协履职开支的统筹安排,做到专款专用,并根据界别人数予以动态调整。三是要规范界别活动。要出台政策规范。把界别工作纳入政协工作年度计划,制定规章制度,规范界别活动内容、活动形式、活动要求。如安排有关界别的委员参加专题常委会议、主席会议或其他会议;建立界别提案征集制度,鼓励提交界别提案,邀请界别委员参与相关重点提案的督办等。要完善联络制度。各个界别的召集人要与相关专委会建立对口联络,定期通报本界别的活动情况,形成良好的界别工作联络机制。要注重活动实效。各界别开展相应活动要注重实效,切实紧扣民主协商、参政议政主题来开展,努力创造新做法、形成新经验。

    3.发挥界别协商作用。一切界别协商活动的开展都要围绕成果的转化运用为出发点,为党委政府科学决策提供参考,突出参政议政的目的。一是要积极开展界别活动。界别活动是委员日常履职的重要载体,要丰富活动形式,如组织开展委员学习、讲座、座谈活动等,帮助委员知情明政,为界别委员参政议政畅通信息渠道。同时,政协也要根据界别特色、委员专长,加强对界别委员的工作指导,共同打造有特色的界别活动品牌,提高政协的社会影响力和凝聚力。二是要选准协商课题。开展界别协商,一定要围绕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的重点问题和群众关切的热点问题,并根据界别性质选择相应课题,经过充分调研后进入协商程序,做到协商内容客观、对策建议具有操作性和参考性,真正具有协商价值和实践可能性。三是要把握关键环节。要把握好协商成果转化落地这一关键环节,健全协商程序,提供有效的机制保障,特别是要与党委政府及其部门形成良性互动,争取党委政府及其部门采纳运用协商成果。党委政府及其部门依据各界别提供的建议形成科学决策,就会主动为界别出题目、交任务,从而形成良性的互动机制,有效促进界别作用的发挥,体现界别协商的价值。

     

    【作者简介】蔡胜猛,常德市政协文史学习委主任

     

    (此论文被省政协评为2016年度人民政协理论研究优秀论文二等奖,被市政协评为常德市2016年政协理论研讨活动优秀论文一等奖)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