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德掌故】常德历史上的七次毁城之战

    发布日期:2018-04-12 信息来源:政协常德市委员会 字体:[ ]

    常德古城自公元前277年张若开基筑土城至今已有2294年。由于它的地理位置险要,历为兵家必争之地。因而,战乱频频。常徳有史志学家统计,在常德历史上发生的大小战争约有130多次,其中有七次打得非常惨烈,破坏性很大,不仅古城建筑多遭毁损,而且生灵涂炭,“血流有声”,炊烟熄断。

    1、宋初平定朗州割据之战

    五代时期,群雄割据,战乱频起,武陵县人周行逢依靠南唐,乘乱割据湖南,成为一方土皇帝。

    南唐衰败,后周兴起,周世宗柴荣便授他为朗州大都督等多职,为后周掌控湖南。双方各有所求,互利双赢。赵匡胤代周建立宋王朝后,百废待兴,对周行逢割据湖南,自我坐大,虽视为眼中钉,但一时半会也腾不手来收拾他,只得用怀抚之策,不仅承认后周授以他的地盘和权力,还加封他“兼中书令”,成为宋初的一品大臣。

    后来,周行逢病重,自知不久于人世。为使其年仅11岁的官二代周保权能够子继父业,保住权位,便召集亲信托孤曰:“吾部内凶狠者诛之略尽,唯张文表在焉(与周混迹的十人中仅存者),吾死,文表必乱。诸公善佐吾儿,无失土宇,必不得已,当举族归朝,无令陷于虎口。”周死后,张文表果然自衡州举兵作乱,先占潭州(今长沙市),继以为周奔丧名义,驱兵袭朗州,以图尽灭周氏,取而代之。周保权乞师于朝廷。

    赵匡胤见收拾周氏割据政权,实行统一时机已到,便派慕容延钊为湖南道行营指挥,李处耘为副,调集多州兵马南来平乱。李处耘首先降伏了江陵的高继冲,并其兵,尔后调发江陵士卒万余人,分兵一路取岳阳,一路攻朗州。此时,张文表已被周行逢旧部杨师璠所杀,有李观象者对周保权说:“张文表已被诛杀而朝廷军队不还,必将全部收取湖南之地。如今高氏已经束手听命,北面屏障已失,朗州势不能独全。不如免冠归顺朝廷,幸可不失富贵。”周保权打算听从其谏,但握有实权的朗州指挥使张崇富等不从,坚持割据,反抗統一,出兵澧州南面鰲山扎寨对抗宋军。然而,未及交锋,张崇富便弃寨溃逃。李处耘俘获甚多,他便挑选数十名肥胖战俘,让左右人杀而食之;同时,对年少力壮的俘虏施以黥刑(以刀刺人面后用墨涅之),放归武陵城。这些人回城后说,宋军俘获的人要被军士切块吞食,人皆惊恐。周军溃兵乘机满城放火,焚烧庐舍廪库,大肆劫掠,屠杀和驱赶居民。宋军攻城战中又再次烧杀,一座较为繁华的城池便城毁人亡了。宋军战占领古城后,慕容延钊、李处耘拟将躲藏在周边寺庙的周兵、僧人、平民一千多人尽行捕杀,幸得来朗州收拾残局的刺使薛居正的阻止,使他们“赖以全活”,避免了又一血光之灾,只处死了周将张崇富、汪端等人。

    薛居正接任后,坚持以文治世,实行怀抚政策,安民济困,鼓励农桑,恢复肆市,整修城池,修理损毁公建及庐舍。因而,人心逐安,百业逐复,常德古城再现生机。常德先民对薛居正多有褒颂,把他文治惠民之举作为一大政略记入常徳地方志书;元代宰相脱脱等编撰《宋史》时,也把他珍惜民命、文治一方的政绩作为立传的内容之一,载入史册,流芳后世。

    2、明将自毁常德城

    明崇祯十六年(公元1643)春正月,李自成部攻占安乡,三月又陷澧州,直逼常德,守城的明朝将官周晋自度不敌,不顾百姓死活,下令士兵放火烧毁全城,大火半月不熄(见《清嘉庆常德府志·武备考二》)。


    3、南明旧臣与李闯余部反清之战

    清兵入关,定鼎中原,建立大清王朝。初期,残明势力仍负偶顽抗,先有朱由崧在南京建立南明朝廷,被消灭后,又有南明遗臣宿将拥立开府衡阳的桂王朱由榔在广东肇庆继皇帝位,帝号“永历”。清派廷重兵追剿,打得永历帝在粤、桂、湘之间四处流窜,成了一位“流浪皇帝”。顺治四年(公元1647年),永历帝迁来湖南武冈,继续反抗清朝。

    此时,蛰居辰州一带的荣庄王子嗣中有朱学洪者打出反清旗,纠集遗居常澧及湘西一带的残明旧臣宿将和李自成的败散部众,合为一股,呼应永历帝。朱学洪旗下较有名气者,有当过明朝巡抚的堵胤锡及李自成的部属李锦、袁宗第、杨国栋,马进忠、王进才等。他们以辰州为根据地,兵锋直指常澧荆鄂,其势恰如四川湖广总督罗绣锦奏折中所言:“堵、杨、袁、马诸逆,陈兵四野,抗拒王师。”朱学洪分兵两路,一路起自辰州出官庄、攻桃源;另一路进永定、九溪、慈利、石门,觊觎常澧。当时,常德的危情是“常德重地,城垣倾圮,切近九、永苗峒,堵、袁、王、马诸逆纵横屡报,危迫不啻救焚。”顺治五年初,马进忠部与清兵战于陬市后兵临常德城下;王进才则率众自南掩袭,战桃源,侧应马进忠而攻占常德。马、王二人虽因此受到南明的加官进爵,但生灵却惨遭涂炭,“辰州以下至龙阳数百里人烟俱绝者历二十年,陆续得归者十仅二三。”同年,南明堵胤锡与马进忠发生内讧,马将城内百姓驱逐出城,后令士兵“尽焚庐舍”,掳掠财物,南渡而窜,“所至皆屠城烧营去,湖南州县为之一空。”

    同年,孔有德攻克辰州,俘获“明宗室荣王子嗣朱松等四十余人,及所置总兵以下诸将吏甚众”(见《清史稿·孔有德传》)并押往北京。这次战争对常德城损毁很大,是史上多次毁城严重者之一。

     

    4、吴三桂踞常反清之战

    清康熙十二年(公元1674)冬,吴三桂因反对康熙皇帝撤藩而自云南举兵反清。“传檄入楚,自辰沅北驱。”次年春, 委派其下总兵杨宝荫(又叫杨宝应)进犯常德,在其父(时任驻常德提督)杨明遇的内应下,攻陷常德城,知府翁应兆降吴;同时派夏国相率前锋吴国贵、马三保拥众十万陷澧洲、吴应麟陷岳州,兵锋直抵松滋长江南岸。吴三桂自云南至常德坐阵指挥,与屯驻荆州长江北岸的清军统帅勒尔锦主力对峙。吴兵在安、澧、石等地“沿乡劫掠,炮烙杀掳,惨同闯贼。”(《清同治澧州志·兵难》语,尊重原著,对“闯贼”二字未作修饰—笔者按)。


    沅澧大地被吴三桂占有后,便成为其反抗清朝的重要军事、政治和物资供应基地。在军事上拥兵北拒清军;政治上在常德城设棘闱(科举试院别称),以清初翰林车文龙、贡士刘君德充任典试官,开科取士,以揽士心,并行滇、黔、蜀三省;大肆搜括粮棉钱货以供军需和在衡阳的“吴周”朝廷挥霍。吴三桂反清盘踞据常德五年,有史籍记曰:“民苦虐政,受患尤甚。”

    康熙十七年八月吴三桂死于衡阳,次年(公元1679)二月,清顺承郡王勒尔锦率大军渡过长江反击败局已成的吴军,复澧州,攻常德,自岳阳败守常德的吴应麟在清军围城前,下令士兵“火焚全城,庐舍尽毁,钱货掳掠一空,舟舰先遁。”(清史稿·吴三桂等传》、《清通鉴》、《清嘉庆常德府志》、《清光绪桃源县志》)。

     

    5、计杀袁祖铭祸及常德城

    民国15年(公元1926)夏,唐生智率国民革命军第八军北伐,直捣武汉。盘踞武汉的直系军阀吴佩孚,密令贵州军阀袁祖铭率部入湘,伺机夹攻北伐军。

    是年冬,袁伪称参与北伐率部顺沅水东下常德,设总指挥部于城区府坪老道署,暗中却与吴佩孚、孙传芳勾结。唐生智令其移师北伐,袁置之不理。唐密令驻常德教导师师长周斓将袁就地解决,以除后患。

    周斓兵力不及袁军,便与湘西党务专员王基永(共产党员)、湘西绥靖处长周鳌山商定,于腊月二十七日(公元1927年1月30日),以举行党政军“联欢”名义,在东门外贺八巷商业研究所楼上“宴请”袁祖铭等将领,由王专员、周处长等党政要人作陪.袁祖铭偕参谋长朱嵩、师长何壁辉率卫队十余人届时赴宴。卫队被留在楼下款待,袁等三人上楼入席。酒过三巡,电灯突灭,顿时楼下枪声大作,缴下卫队枪械。袁等知变,破窗逃窜。四周伏兵发起攻击,朱嵩当场击毙, 何壁辉跳落街心,在搏斗中毙命。袁祖铭失足坠入民家天井中,央告居民:“我是袁总司令,送我到府坪总部,赏银洋一万元。”居民不为所动,报知周部哨兵,将袁处决。

    袁祖铭被诛,两军在城内外展开激战。袁军人多势大,周部一度不支,退出东门外,适逢罗霖团两营主力深夜从益阳赶到,炮兵占领东门一高地,轰击袁军聚集队伍, 死伤很多。周部士气大振,一举歼灭大河街、大西门一带的袁军,只剩少数逃跑出城。袁的后续部队, 闻讯撤返黔境。袁军许克祥部倒戈降唐,许就是后来在长沙制造“马日事变”,屠杀共产党人的刽子手。

    此战, 双方死伤近千人, 误杀行人数十人。袁军在黄金台、大兴街等处纵火少烧毁民房达800多间, 在下南门、大高山巷等繁华街道抢劫店铺千余户, 常德县署、县党部被捣毁洗劫一空,损失财产达百万银元以上。(据《常德地区军事志·兵事》)

    6、唐生智湘军与白崇禧桂军战常德

    民国17年(1928年)2月4日,唐生智的湘军第三十五军何键部和十八军叶琪部,被桂系军白崇禧和程潜的“西征军”追击,遂在常德城设防以守。西征军第14军陈嘉佑追至城郊,双方展开攻防激战。陈部围城一个多月,久攻不下;何、叶两部困于城中,欲逃不能。双方各在城外城内拆屋、挖街、筑垒,派捐、抢粮、拉夫,抢劫商家店铺,放火烧屋,致使常德城惨遭第六次毁城之劫。3月,何键、叶琪出于无奈,派代表与白崇禧、程潜协定,何部撤回桃源、辰州,叶部撤至安乡、南县、华容。陈嘉佑部进驻常德(据《武陵区志》)。


    7、中日常德会战

    常德是在我国唯一一个同时遭受日本细菌战侵害和重大战事的城市。由于常德地理位置险要,物质资源丰富,日军在1938年10月攻占武汉以后,就图谋夺取常德这方战略要地。从是年11月开始用飞机轰炸常德,经常每天以不等架次飞机进行轰炸,最多的一次有27架飞机轰炸,到1943年12月,狂轰滥炸了5年多,物毁人亡,损失惨重。更有甚者,日寇无视国际公法,于1941年11月4日,惨无人道的对常德实施了细菌战,死亡民众达一万五千多人(见《常德市志》369—370页)。以削弱我抵抗意志,实现战略威慑,尽快占领常德。

    1943年11月日寇攻陷沙市、宜昌后,调集十万之众,渡过长江,大举向常德进攻,企图切断国军通往川黔的陆上交通要道,进逼长沙,威胁重庆,借以牵制出战缅甸的中国远征军,并趁机夺取洞庭湖区粮食等资源,达到“以战养战”的目的。11月2日,日军十一军司令官横山勇中将率35个步兵联队、5个独立支队、7个炮兵联队、空军第四十四战斗队以及“皇协军”等,在华容、石首、公安一线分西、中、东三路向常德及其以北地区发起进攻。

    在重庆的中国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命令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兼任湖南省政府主席,共调集18个军55个师26万兵力投入常德会战。其中安排第74军保卫常德。但军长王耀武却将该军所属的三个师,即51师和58师部署在桃源、慈利、石门三县交界的丘陵山地阻击日军,只安排第57师师长余程万(74军中将副军长兼)率8300多人保卫常德城。余程万,抗日名将,能守善战,其师被统帅部授予“虎贲”部队称号。该部于1943年5月进驻常德,担当守城主力。

    战争于11月2日零时打响。日军在长达300多公里的战线上,自北向南,水陆齐驱,向常德包围推进。至11月15日—17日,澧水流域各县相继失陷。

    11月18日,常德保卫战在涂家湖打响,57师前哨阵地经过顽强抵抗后,不断后撤。郊区阻击战在常德城东、西、北三面激烈进行。21日,德山失守。23日,河伏失守。战斗在东城门、西城门、北城门、小西门四周激烈进行。24日,从桃源县城、陬市、河伏渡过沅江的日军,和从德山窜来的日军,绕到南站。是夜,日军第一次约300人强渡沅江进城,被我城南守军击退于半渡之中。午夜,日军数十门平射炮对常德城墙上守军猛轰,又施放毒气,压住了守军的火力,于25日零时强渡成功,棲藏在大河街民屋内,伺机登城。战斗在南城墙上下短兵相接,日军大半被我守军消灭。余敌绕到东门城门外、城壕湾、北门、小西门突破我火力进入城内,藏于民屋。我守军也占据民屋,同敌人展开激烈巷战。日军放火烧屋,烧一段,前进一段,全城一片火海。


    日军攻城约有4万多人。中国守军57师师长余程万守城军8300多人。经过11月18日~12月2日的激烈浴血拼杀。在粮尽弹绝、援军误期无望的情况下,12月3日凌晨2点左右,师长余程万率230余人,从笔架城缒城突围,乘木划船渡过沅江,往斗姆湖撤退,到善卷垸攻击日军背后,在德山茅湾迎接援军。留下169团团长柴意新率领仅剩的51人,坚守孤城,同入城日军进行街巷肉搏战。是日凌晨,在府坪春申君墓前冲锋时,不幸中敌弹阵亡,其余51人,逐个同日军肉搏,全部殉国。常德城在57师坚守16昼夜之后,不幸沦于敌手。薛岳的援军沿途与日军激战受阻,直到12月8日,余程万才在德山接到援军,9日攻进常德城,日军向北窜逃。沦陷7天的常德城终于克复。

    整个常德会战历时50多天。常德城及周围澧县、临澧、石门、慈利、桃源、常德县、汉寿县、安乡县、沅江县共9县,军民伤亡约28万人,财产损失48亿元(法币),房屋被烧7.7万余栋,被抢稻谷1600多万担。此战,中国军队伤亡约5万余人,日本军队伤亡约3万余人(中日双方军队伤亡人数有几个不同版本,本文采用《常德市志》第369页的记载),常德城几为废墟,是常德有史以来的一场空前浩劫(据新编《常德市志》、《武陵区党史办资料》、叶荣开主编《中日常德之战》)。



    ( 扫描以下二维码即可关注常德掌故微信公众号,查阅更多常德老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